从奢侈品排队,观察中国贫富差距

发布时间:2021-02-16 发表于话题:上市排队2020最新名单 点击:10 当前位置:财神股票资讯网 > 时尚 > 奢侈品 > 从奢侈品排队,观察中国贫富差距 手机阅读

  牛年春节前,我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,中国各大城市的奢侈品店,姑且不论那些所谓轻奢品牌,哪怕是卡地亚、梵克雅宝、宝格丽这种起步两三万的奢侈品,或者Prada、Buberry、Gucci、LV这种老牌奢侈品,就连Moncler这种贵到家的羽绒服,全都在排队

  看见长队的一刹那,我有点恍惚:是奢侈品打折降价了,还是中国人民有钱了?我最初只是简单的认为,这是因为原来那些去国外Shopping的有钱人因为疫情原因,没办法出国购物,所以把购买力消耗在国内,所以国外的货好买了。而数据也能支撑这一推论,2020年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从34%上涨到78%。

  但是爱马仕也需要排队,不管是北京、上海还是香港,全都一样;《余文乐现身爱马仕购物,被要求排队进店,怒放狠话:从不排队》,这就让人震惊了,因为爱马仕这种顶级奢侈品,尽管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一个,却一直供不应求;很多限量款型号,你跟销售不熟、不帮销售配货完成业绩,销售是不会卖给你的。

  特别是颜色、款式、质地都让你满意的包包,绝对不是随便去店里排队逛逛就能买到的,有可能两三年才能碰上一个;买家平时还需要跟销售搞好关系(请客送礼),有货的时候销售才会跟买家联系,提前预约,可能还要1:2配货丝巾、皮带、钱包等小件,最后约好时间去取货。

  这些愿意排队2小时购买奢侈品的人,究竟是财务自由、时间自由的真•土豪,还是时间自由、花家里或金主的钱不心疼的有闲人士?我不知道这些排队的人是不是新增客户,但我产生了一个直觉:奢侈品已经成为中国80/90一代的社交货币,具有符号价值,这个假说令人沮丧。

  在麦肯锡的《中国奢侈品报告2017》中提到,2016年有760万户购买了奢侈品,平均消费金额7.1万元,总消费支出超过5000亿人民币,占全球市场的30%;而2008奥运年中,中国奢侈品消费仅占全球12%。

  「至2025年,全球奢侈品市值将增加1万亿元人民币,达到2.7万亿元人民币。中国消费者将继续担当主力军,估计至2025年将“买下”44%的全球市场」。

  在麦肯锡的《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》报告中提到,2018年中国家庭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已经达到7700亿元,平均消费8万元,做个除法就知道,有962.5万户购买了奢侈品。短短两年,奢侈品消费者从从760万户增长到962.5万户,这新增的200万户,又是从哪里来的?

  80后占奢侈品买家总量的43%,贡献了中国奢侈品总消费的56%;90后占买家总量的28%,贡献了总消费的23%;80/90的消费总和占比是79%,《报告》中特别强调:

  年轻一代已经撑起了中国奢侈品市场的半壁江山。他们对奢侈品的渴望和其所释放的热情,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他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和对自我价值的认同。奢侈品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社交资本,也就是说,奢侈品能够帮助他们提升在线上线下的身份和话语权,奢侈品已成为一种可以在社交媒体上流通的“货币”。

  把奢侈品定义成社交货币,完全没有问题,那位开着兰博基尼的顺风车主杨自锋,不就是通过豪车,来彰显了自己的霸道总裁身份,才能同时跟4个阿里的姑娘谈恋爱,并用各种理由,从她们手上骗走了2692万么?

  还有前段时间爆火的拼单名媛,姑娘们拼包包,拼首饰,拼宝格丽酒店,拼下午茶,不是同样通过奢侈品和高端消费,在朋友圈里伪造一个白富美的人设,用来抬自己的身价么?

  还有前阵子热播的《三十而已》,顾佳努力打入的豪门太太圈子,哪一位不都是满身奢侈品的上流人士?毕竟那里是上海,光是拥有3000万美元以上可投资资产的家庭,就有7070户;光是这些家庭,怕是已经能撑得起上海当地的奢侈品消费的两成。

  ——毕竟中国全年的奢侈品消费,也不过是1万亿(中国全年保费收入4.3万亿);在中国拥有3000万美元可投资资产的家庭,就有71270户,仅按照她们每年在奢侈品上消费300万估算,差不多就带来2000亿销售额,两成的比例,应该是差不多吧。

  有次我在五道口的Sound Check攒局,有人叫来了一个颜值极高打扮入时的妹子,那姑娘来了以后瞄了一眼,然后非常矜持的坐在角落里,喝酒也只是沾沾嘴唇而已。反正我作为一个心里有B数的老男人,浑身上下的行头不超过1000块,连搭讪的兴趣都没有;

  然后有个一身巴黎世家的哥们对她很有兴趣,开始进入疯狂撒币状态,买了5000的纸炮和气柱枪给大家玩,然后还跟妹子秀了他的保时捷钥匙,最后到了后半场,才看见他跟妹子喝了个交杯酒;当天没有后续,但是这哥们的衣服、手表、车子和消费水平,的确在展示他是个「有钱人」,这也能说明,奢侈品的确是陌生场合的社交货币。

   奢侈品的海量新客户

  2018年,中国人口普查总人口133972万人,而奢侈品的中国消费者总数达到2390万人,占比1.78%;对于80/90一代,奢侈品消费者总数为1020万人,而80/90人数为42393万人,占比2.4%,从这个比例来看,拥有奢侈品的年轻人,的确可以证明自己属于Top 2.4%的「有钱人」范围。

  根据麦肯锡的报告,的确有50%的“90后”和31%的“80后”奢侈品消费者属于新增客户,他们在过去的一年,才开始购买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;这就说明消费主义的洗脑是卓有成效的,因为按照这个比例,有651万80/90属于奢侈品新增客户

  这同样论证了我的观点,在消费主义和奢侈品符号价值的影响下,2018年有651万年轻人开始购买第一件奢侈品,在中国的同龄人中,奢侈品消费者虽然是极少数(2.4%),但是他们能撑起足够大的奢侈品市场。

  “80后”通过消费奢侈品来诠释事业的成功,他们在全球最繁华大都市的必游之地频频打卡,彰显自我。“90后”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,思维方式与世界接轨,对新鲜事物和体验持开放态度,并且大多没有存钱的习惯。他们的家庭经济条件普遍较优越,而且由于身为家中的独生子女,往往能得到父母在经济上较大的帮助。——麦肯锡

  而这批人,就是Bilibili那个《后浪》视频中诠释的后浪,我看着他们,满怀羡慕;父辈积累的财富任他们予取予求,人类文明的瑰宝,在他们面前层层打开。在华奢侈品也同样需要取悦他们的新客户,也就是中国的数字一代,所以他们需要入驻抖音、快手、微博、天猫、小红书,努力与头部用户保持一致。

   有钱人究竟有多少

  2021年2月8日,胡润百富榜发布了《2020方太•胡润财富报告》,看完了以后,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:在疫情影响下,虽然中国最快复苏;但在中国的确出现了财富集中的趋势,而且富人通胀、穷人通缩的趋势,也与世界一致。

  有钱人的消费品和投资品,价格都越来越高;比如深圳涨到20万一平的房价,比如涨到2600元/股的茅台股票,比如连续提价三次,从3万提到5万的香奈儿;而且越涨越卖,就连二手奢侈品都在涨价,在《奢侈品战略》中也提到过,奢侈品必须是难以获得,这样才能带来相应的社交价值和符号价值,非常合理。

  当富人通胀的时候,穷人却在通缩,连维持生存都越来越难;所以虽然深圳房价大涨,但是2020年的房租,却在持续走低;所以有外卖小哥为了讨回5000的薪水,宁可在站点门口ZF,只是为了讨还自己的血汗钱。

  社会再次进化到大分化时代。我们把目光转回到100年前,民国的买办阶级与底层人民,完全就是两种人;由此上溯到魏晋的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氏族;回溯到在隋唐时期的门阀林立;下行至晚清煊赫的曾国藩家族,莫不如此。

  今天的中国,一共有4.3亿个家庭;其中拥有亿元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达到13万户(万分之三),拥有千万资产的高净值家庭达到202万户(0.47%),拥有600万资产的富裕家庭首次达到501万户(1.17%),还有8.6万户的资产达到三千万美金以上(万分之二)。

  按照最低价计算,这些家庭至少拥有11.6万亿美元的财富;但事实上远不止这些,因为仅仅是新财富上500位头部的富人,他们的资产总额就已经达到10.7万亿元。而2019年,中国的百亿级富人,就已经达到了315人。

  2020年4月26日,中国央行最新发布了《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》。报告显示,中国城镇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为317.9万元。具体到各个省区市,家庭资产排名前三的是:北京892.8万元,上海806.7万元,江苏506.9万元。而根据瑞信的《全球财富报告》,中国家庭财富总值为63.8万亿美元;

  那么头部不到2%的富人,到底占据了多少财富?这个数据我无从知道,但是世界前10%的人,占据了80%的财富,这个是毋庸置疑的。拥有资源的人,他们可以找代孕生8个孩子,他们可以给孩子最好的教育,然后在孩子长大后,还能帮孩子占据更好的生态位——而这些幸运儿,才属于奢侈品的目标消费者。

  奢侈品的真正买家,应该是那些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的108万户家庭;他们消费奢侈品,在心理上,跟买一个普通商品没啥区别;而他们的社交货币,也不仅仅是奢侈品,还有豪宅、豪车、社会关系、社会地位等等;就算他们真的用了A货,也没有人会怀疑;比如莫泊桑的《项链》中讲的故事。

  富人通过投资和杠杆跑赢通胀赚的盆满钵满,轮到平民阶级,资源开始变得稀缺,无论学区房、大学名额、好工作、投资渠道莫不如此;有人因为疫情失业返贫,有人手上的存款不断贬值,即便看见投资的机会,股市也好,理财也好,美好的梦想背后,说不定都是一柄柄镰刀;平民只能在牌面有限的情况下,打出一手好牌。

  像《项链》中的玛蒂尔德为了参加一次晚会,向朋友借了一串钻石项链,来炫耀自己的美丽。结果不慎把项链丢了,她只好借钱买了新项链还给朋友。然后她为了偿还债务,节衣缩食,为别人打短工,整整劳苦了十年——结果当她骄傲的见到朋友时,朋友却说这个项链是假的

  如果我们这些平民再落入消费主义的陷阱,把有限的资源用来购买奢侈品或者轻奢品,那真的就跑偏了;因为一件奢侈品不能证明我们有钱,一身行头加上与之匹配的资产和消费水平才能证明我们有钱;而且还只能用于陌生人社交,对正常社交毫无帮助,对个人成长也毫无帮助。

  那我们能怎么改善这种平民非要拿奢侈品当社交货币的风气呢?

  ——买奢侈品要量力而行,每年花一个月薪资取悦自己没毛病,如果你背几万的包,带几百的表和项链,穿淘宝爆款,那只会被怀疑背的A货,那完全无助于装X。

  ——让有钱人、炫富人和爱财人自己玩;别混在喜欢炫富的圈子里,多参加健康社交活动;我们在任何一个赛道里玩得好,不管是越野滑雪冲浪马拉松网球羽毛球,只要达到王者,都足够牛掰。

  ——用贫穷对抗消费主义,千万别贷款购买奢侈品,那只会把自己变成欲望的奴隶。

  ——智慧、人品和能力最重要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thyysj.com/info/282578.html

标签组:[奢侈品

相关APP下载

热门话题

时尚推荐文章

时尚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