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实现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,已不存在任何现实可能。”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发表于话题:000800一汽轿车股 点击:5 当前位置:财神股票资讯网 > 汽车 > 国产车 > “实现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,已不存在任何现实可能。” 手机阅读

过年这种事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觉得一片祥和。

 

对一汽轿车的几位高管来说,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,或许充满忐忑。在上峰、市场、资本多层面的压力下,奚国华忧心忡忡,柳长庆、杨大勇和隋忠剑的未来,也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 

柳长庆年味杂陈

 

奚国华的“三把火”,烧得比预期中早了些,也猛烈得多。

 

2018年12月28日,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一汽轿车)在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宣布,公司董事会选举奚国华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,任期与第八届董事会相同。

 

一汽轿车董事长奚国华

 

奚国华到任尚不足一个月,1月24日,在一汽集团的内部系统中,就出现了一则由人力资源部发出的公告。公告中称,对一汽轿车经理层实施职业经理人市场化选聘。第一步,就是面向集团公司,启动总经理的公开竞聘报名。

 

求是汽车获悉,除竞聘资格外,一汽轿车还公布了竞聘总经理任期的核心指标:2019-2021年的利润总目标分别为3亿元、5亿元和10亿元,自主销量目标分别为15万辆、27万辆和41万辆。

 

据了解,本次一汽轿车总经理职位的竞聘属于集团公司内部竞聘。针对竞聘者,一汽轿车也在公告中称,将在实施市场化进退方面对未来的一汽轿车总经理进行考核,当考核结果为D级时,将进行重新竞聘,原总经理将被“降级降档”处理。

 

一汽轿车总经理柳长庆

 

虽然这则公告仅在一汽集团“内网”发布,传播范围并不广泛,但对现任一汽轿车总经理柳长庆而言,还是有些难堪。在2017年底,一汽集团那场大规模人事换防中,柳长庆已经不再在一汽集团内任职。距离2017年10月27日接替胡咏,柳长庆从一汽轿车副总经理升至总经理职位,仅仅一年有余。

 

就在一汽轿车发布总经理一职的竞聘公告前几天,1月20日,柳长庆还在北京出席了新华网举办的第五届绿色发展峰会,并在会上对新奔腾品牌发展战略侃侃而谈。

 

高管团队再增两名

 

好在,尴尬的不仅是柳长庆。

 

据了解,在发布总经理竞聘公告后,春节前夕,一汽轿车又发布了五名副总经理的竞聘信息。

 

资料显示,在一汽轿车现有高管团队中,除柳长庆外,有张建帮、隋忠剑、杨大勇三位副总经理,以及陈清华一位董事会秘书,各自本人均未持有一汽轿车上市公司的股份。

 

薪酬方面,张建帮、杨大勇的年薪分别为54.88万元和52.92万元,陈清华是45.54万元;作为一汽轿车总经理,柳长庆的年薪却远低于前三人,仅为17万元;最“穷”的当属隋忠剑,身为副总经理,其年薪仅有6.97万元,月薪尚不足6000元。

 

一汽轿车现有高管信息

 

在一汽轿车的竞聘公告中,并未对总经理、副总经理的行政级别和薪酬标准进行详细说明。若以柳长庆、隋忠剑的年薪作参照,一汽轿车本轮“职业经理人市场化选聘”工作,其竞聘的激烈程度或许远低于预期。

 

据了解,在一汽轿车目前的高管架构中,张建帮主要负责财务方面的事宜;杨大勇的履历主要集中在发传中心(即负责发动机和变速箱的部门);隋忠剑曾任一汽客车副总经理和一汽大众质量保证总监一职。

 

一汽轿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孟祥会

 

由于杨大勇、隋忠剑均为2017年10月底才被任命为副总经理,且职权范围与一汽轿车的市场业绩关联程度不高,因此,有业内人士分析称,在本轮竞聘的副总经理名额多达五人的情况下,现有三名副总经理的留岗可能性较高。

 

此外,求是汽车颇为看好一汽轿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孟祥会,其极可能在本轮岗位竞聘中,获得升迁机会。毕竟,孟祥会曾在一汽解放和一汽大众分管销售工作,对奔腾品牌市场业绩的推动效果,可能最为明显。

 

不一定是什么好差事

 

副总经理的竞聘,或许只是一场此消彼长的权力调节,总经理一职的“雷”,却是满坑满谷。

 

在一汽轿车发布的竞聘公告中,最显眼的,莫过于竞聘总经理的考核指标。

 

自红旗品牌从一汽轿车业务中剥离,一汽轿车旗下仅剩奔腾和马自达两个品牌。由于一汽马自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存在,一汽轿车的业务核心,事实上只有奔腾品牌。

 

遗憾的是,奔腾品牌的业绩,并不怎么亮眼,甚至使一汽集团成为国内几大汽车集团中,自主品牌业绩最差的那个。

 

2014-2018年奔腾品牌销量情况

 

2014年,奔腾品牌实现销售17.8万辆。2015年,销量下滑至14.3万辆。2016年是个诡异的年份,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数据来源与统计口径,但无论10.73万、10.14万、9.8万辆,哪个数据更为精准,当年的暴跌都是事实。

 

2017年,奔腾品牌迎来近年唯一一次扬眉吐气,实现销售11.54万辆。星星之火尚未燎原,就被2018年不足8万辆的年度业绩迅速扑灭。

 

按照竞聘公告的考核指标,未来的总经理需在2019年内实现业绩翻番,并在2020年、2021年,分别实现超过80%和50%的同比增长。在乘用车市场趋冷的当下,敢立下此等“军令状”,且不怕失败后被“降级降档”处理的竞聘者,着实需有舍我其谁的勇气。

 

怎么应付易会满?

 

对柳长庆而言,若最终被其他竞聘者取代,必然会有尴尬,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或许可以躲过一个危机,奚国华则避无可避。

 

2010年,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,设立一汽股份,并在2011年6月28日进行工商注册。在一汽集团将持有的一汽轿车、一汽夏利股份转移至一汽股份过程中,在监管部门要求下,一汽股份做出了五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。

 

公告显示,虽然一汽轿车与一汽股份控制、合营的整车生产企业,生产的车型并不完全相同,目标客户、地域市场也不完全一致,但仍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。为此,一汽股份承诺,在成立后五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,整合所属的轿车整车生产业务,以解决与一汽轿车的同业竞争。

 

2014年2月15日,一汽轿车、一汽夏利同时发布承诺履行公告,再次确认将解决与一汽股份的同业竞争问题,并承诺履行最终时间。其中,一汽夏利的最终时间是2015年6月28日,一汽轿车的最终时间是2016年6月28日。

 

一汽轿车违背“不可撤销承诺”

 

一汽轿车主动发布了该“不可撤销承诺”,却在距最终时间只剩20多天的时候,出现反转。2016年6月3日晚间,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,由于宏观环境、市场变化、人事变动等三方面原因,其控股股东一汽股份向其发函,请求股东大会同意将承诺期延迟三年作为过渡期。

 

这则申请承诺延期公告的发布,意味着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计划再次告吹,也让其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。2016年6月6日,一汽轿车跳空低开后跌停。6月7日,一汽轿车继续下挫3.88%。

 

本次违背“不可撤销承诺”事件,甚至成为国内证券市场鲜有的案例。在任何一个搜索引擎搜索“违背不可撤销”,绝大多数的搜索结果都指向了一汽。

 

搜索引擎搜索“违背不可撤销”结果

 

三年,即将过去。争取来的过渡期,也所剩无几。

 

然而,一汽股份要在2019年6月28日前,解决与一汽轿车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,实现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,已不存在任何现实可能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未来130天里,一汽轿车极有可能再发公告,第二次违背“不可撤销承诺”,创造中国证券市场上的一个历史。

 

而以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为目的设立的,一汽轿车三位独立董事管欣、王爱群和何桢,对或将到来的第二次违背“不可撤销承诺”公告,也基本无能为力。

 

作为一汽轿车的新任董事长,奚国华虽无需为一汽轿车承诺、违背、再承诺、再违背的操作背负骂名,但面对同样新上任的证监会主席易会满,奚国华还需提前备好一套说辞,并准备迎接中小投资者的漫天指责。

 

当然,届时,新任一汽轿车总经理也已最终确定。他,或许可以担下这一切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thyysj.com/info/407323.html

标签组:[国产车] [一汽轿车] [中国一汽] [一汽集团总经理] [奚国华] [柳长庆

相关APP下载

热门话题

汽车推荐文章

汽车热门文章